主页 | 评论 | 刘青特约评论 个案处理与法制建立 --- 谈河北定州血案的方方面面 (刘青) 2005-08-15 Tweet 打印 分享 评论 电邮 (特约评论文章只代表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河北定州血案发生后不出两个月,各项处理纷至沓来

首先作为定州当地主要官员,定州市市委书记和风及市长郭振光被河北省委免除其职务;其次,中国警方逮捕200多血洗渑油村的暴徒

还有一些在逃的涉案暴徒,遭到中国警方全国范围内的大力追捕;最后,河北省政府和保定市政府决定不再征用河北省定州市渑油村农民土地,同时承认定州市政府当初征地时没有将补偿费用逐额拨报,因而损害了渑油村农民的权益

如果单看处理的速度还有处理的全面程度,中国政府对于定州血案的处理可以说是高效而且全面的,但是定州血案的处理并没有给人什么安心的慰籍,反而有许多不安,不平和无奈

这并不是对处理官员另有看法,作为发生如此恶性案件的地方主要官员承担责任,免除职务并无不妥,而一个也不漏网的惩处暴徒更是警察司法部门的职责

对于纠正错误,不再征用渑油村土地,也只是政府承认错误,停止继续侵害农民,这些措施都是理当进行的,令人担忧的不是这些措施,而是其他的事情和原因

第一个令人担忧的因素是定州血案发生后,社会没有充分地了解,中国的舆论媒体和信息源受到严密控制

据深入了解情况的目击者说,暴力血案发生之后,渑油村被封村,本村以外的人无法进入渑油村,本村许多人家的电话也无法打通了

地方报纸和电台虽然对此也有报道,但显然官方报道是经过精心修饰的

新闻舆论是正常社会必不可缺的第四权,但定州这样恶性的,震惊世界的暴力血案,中国新闻舆论不仅缺席,实际上还起了掩饰的作用

第二个令人担忧的因素是中国政府不仅对事实遮遮掩掩,而且还一味自我表彰,试图在政府逃脱不掉责任和嫌疑的事件中,仍然捞取正面的,形象上的好处

像浙江东阳农民暴动发生后,当地报纸和电台所不断宣传的,都是政府官员如何妥善解决纠纷,官员看望受伤群众的内容一样,河北定州血案后的宣传,也都是政府如何有力追捕暴徒,纠正错误,并且妥善处理等内容

第三个令人担忧的因素是定州血案的迅速处理完全得利于农民拍摄了录像,将暴徒打死6人,打伤打残数十人的血腥画面通过《华盛顿邮报》让全世界看到了

中国暴力征用农民土地的事件每年发生成千上万,像定州雇用地痞流氓和黑社会的,甚至警匪勾结,共同犯下暴力罪行的也是屡见不鲜

例如河北唐山、四川宜宾、福建仓山镇等很多地方都发生了政府公安、警察部门与黑社会联手进行的暴力血腥事件,但是这些事情都没有得到像河北定州那样大的关注,更没有得到任何有效的公正的处理

区别就在于这些事件没有录下,没有引起世界高度的,广泛的关注和重视

第四个令人担忧的因素是河北定州血案迅速的处理,仅有一个个案得到处理的意义,不带来同类情况也将获重视解决的希望

因为中国不是一个法治国家,所以它的个案都是具体情况,具体处理

任何一个案件的处理不能形成一般的法律效应,同样的恶性案件可以继续发生,得不到处理

过去已经发生的同类案件也同样得不到解决和处理

在中国,一个案件能得到比较公正的结果和处理,不代表其他类似案件能够得到同样的法律、行政、相关规定的对待

因此,定州血案的处理不会遏制暴力侵犯农民土地案件继续发生,不会为这一广泛侵犯农民人权状况带来改善的可能,相反的,从上面这些令人担忧的因素可以归纳出中国地方官员从定州血案总结出来的教训,那就是在继续与黑社会勾结,使用暴力时,重点要防范被媒体,尤其是国际媒体知道,不要让录像得以进行,并在国际曝光

因为他们知道,没有录像在国际曝光这样大的影响,他们与黑社会对农民的暴力血腥行为是可以放心大胆进行的

正如过去对河北唐山、四川宜宾、福建仓山镇的血腥暴行,已经发生多年,至今没人理睬一样,中国的问题是社会体制的问题,至少是法律制度不独立,不完善的问题

中国的公检法都处于党委的领导之下,不可能公正,依法审判,制裁自己的领导人,中国如果不能建立像独立检察官的制度,像目前这样的司法体系,发生重大的官匪勾结恶性事件,像目前的这种司法体系,最多是压一压,抓几个替罪羊,但对中国民众整体的人权改进毫无意义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刘青) © 2005 Radio Free Asia 更多刘青的评论 坚持纪念六四的价值和意义 (刘青) 谈从“劳教”变为“矫治” (刘青) 提供名单并非迈开人权重要转变的第一步 (刘青) 让人权不彰国家主导人权审议:人权委员会将有名无实 (刘青) 赞赵紫阳独立判断的精神和敢于坚持正确的勇气 (刘青) 社会不公是骚乱的原因, 人治不是治病的良药 (刘青) 评论 (0) 添加评论 打印 分享 电邮